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青财神报 > 复旦投毒案死者父亲:我要他一命偿一命
 

复旦投毒案死者父亲:我要他一命偿一命

【论文时间: 2019-11-14 04:58

  2013年4月,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。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,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。今年2月18日,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,复旦医学院研究生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此后近10个月里,这两个家庭之间又经历了什么?两个痛苦的家庭,能否走上谅解之路?晨报记者分别采访了两个家庭,及他们的代理律师,倾听各方的诉说。

  新闻晨报(微博):您对这个悲剧充满了愤恨,您的愤恨是针对林家亲属还是林森浩个人,或者兼而有之?

  黄国强:我也是个父亲,我也理解林森浩的父亲为儿子奔波的心情。我对林森浩的家人没有什么怨恨。我理解他们。我的愤恨只针对林森浩个人,是他谋害了我的儿子,至今还说是一个玩笑,太伤人。

  我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,事发至今,我没有找过复旦大学,没有找过中山医院。为什么?冤有头债有主,我只要林森浩还我儿子一个公道!

  新闻晨报:如果林最终为此抵命,几年后,当你再次回想今天的决定,或者面对另一个在同案中也失去儿子的父亲,您作何感想?

  黄国强:(停顿了一下)我们相信法律是正义的。但是万一有变动,我们也会继续努力,为我儿子讨回一个公道!

  对不起,儿子在与命运抗争途中犯了一个大错……我们都在尽人事,但结果只能听天命了。

  这次给你们写信,主要是想推荐你们去读一本书《心理控制术》。美国的一名刑警医生写的,作者好像姓“马尔茨”,我托人给鑫源带话了,希望他能帮忙买……我希望你们都能认真地把书读读,然后家里人聚在一起,定期地交流,互相地指出个人性格上的不是之处……这是我的一个心愿,希望你们一定要帮我实现它!

  改变命运,并非一定要赚很多钱,或者给后代留下多少物质财富,我们通过努力,使自己成为一个精神上富有的人……精神上的富有,至少包括良好的性格,健康的自尊与向善的心灵……

  世上没有后悔药……既然我无法让黄洋复活,我就只能等待结果,如果我最终仍然不能改判,希望你们不要过分伤心,好好地活在当下展望未来!

  11月30日,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接到律师的电话,得知二审开庭时间定为12月8日。带着既期盼又忐忑的心情,他决定提前几天到上海,一是给儿子带几件冬衣,让律师转交。二是想继续谋求机会,向黄洋的家人当面道歉。

  这次陪同他一起来到上海的,还有林森浩的叔叔林尊荣和一位初中、高中同学。林尊耀仅有初中文化,是个不善于表达的普通农民,用普通话交流时也带有浓重的地方口音。在一审期间,他就因词不达意,而被一些媒体误解。此次,在律师唐志坚的陪同下,他与记者深谈了3个小时。

  记者第一次见到林尊耀,是在去年4月底,在他汕头的家里。当时的林尊耀给人的感觉是精神干练。上一次见到林尊耀,是今年2月18日,和10个月前相比,他瘦了一大圈。原本消瘦的脸颊显得更为棱角分明,脸上也布满了皱纹,一头黑发也变花白。但与前几次一样,林尊耀依旧穿着他那件黑色的夹克。

  “我现在想不起是怎么过来的,感觉是一段记忆空白。”林尊耀告诉记者,以前林森浩是家里的骄傲,全村人都很看得起这个家。这件事情后,他就很少出门,平时除了亲戚朋友过来看望,几乎与外界隔绝。“不懂怎么去面对别人,别人一见,总忘不了会提小浩的事。”

  林尊耀说,以前他的睡眠很好,很少做梦,而现在几乎没能睡沉超过三个小时,而且常常能梦到儿子的一些事情。

  林尊荣告诉记者,哥哥经常会在半夜突然坐起来,然后就是久久地静坐,也不开灯,也不说话。“经常是整夜整夜不睡,谁吃得消,哥哥1.75米,原来有130多斤,现在也就100斤左右,整个人都变形了。”

  林尊耀最后见到儿子的身影,是一审开庭和判决的时候。林尊耀回忆,当时儿子看过他一眼,但随后便一直低着头。那一瞬间的眼神交流,林尊耀没有捕捉到更多的信息,但他读懂了,儿子心里有愧意。此后多次进出法庭时,儿子总是低着头,他们之间再无眼神交流。“庭上看到他的都是背影,梦的时候,也常是他的背影。”

  在一审判决后,林尊耀曾先后三次产生了强烈的思念之情,而来到上海,并前往看守所想见一见儿子。“虽然知道肯定是见不到他人,但离得近一点,心里也好受点。”

  第一次去看守所是一审判决后不久,林尊耀对任何程序都不懂,最后仅望了一眼高墙就走了。

  第二次是6月14日,他再次来到上海,并通过律师前往看守所,当时他带了儿子的衣服,但最终衣服没能送进去,他为儿子存了500元。随后他就一个人站在看守所的门外,静静地站了近一个小时。“不知道他在里面是什么样子,他是做错事了,如果能见到儿子,我想他能原原本本把事情讲出来。”

  由于无法直接与儿子进行沟通,所以每次都只能通过律师来当中间人,进行传达。林尊耀曾书信告诉儿子,希望儿子同意唐志坚做代理律师,同意上诉,并好好反思。

  2013年农历新年,林森浩与家人最后一次见面聊天。那时林森浩告诉父亲,自己准备读博,并讲到了工作的事情。“他其实是想留在上海的,那样会有更好的发展,但最后他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建议,准备回广州工作。”

  对于儿子的一些想法,林尊耀一直都表示支持,也很少为其操心。林森浩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还有心脏病,当初选择读医,林森浩就是受到了母亲的影响。在那次春节的谈话中,母亲提到了一句:如果可能就离家近一点吧。“儿子平时虽然很少与他妈妈交流,但很尊重她,就是这句话起了作用,所以他决定毕业后回广州工作,这样离家近一点。”

  2013年初,林森浩的母亲因心脏病两次入院,得知情况后,林森浩与父亲商量,决定放弃读博,尽快找一份工作,减轻家里负担。在得知林森浩案子一审开庭的消息后,林母当即心脏病发作,晕倒入院。

  此后,林家人再也不敢和她提及案情。林尊耀告诉记者,妻子没有文化,不识字也不看电视。直至现在,她都不知道儿子一审被判处死刑。除了林家人,林尊耀还拜托邻居帮忙隐瞒。此行前,林尊耀告诉妻子,自己是到上海会见律师。“不敢让她知道,她现在还以为儿子只是被公安抓了。”

  林尊耀告诉记者,儿子出事后,自己完全慌了手脚。一直以来,他都有向黄洋家人道歉的想法,却一直没能真正实现。在一审期间,一位同乡帮他找了一位在上海的律师,给林森浩进行辩护。2013年5月,他曾问律师,虽然不相信儿子投毒,但是如果是真的,他想去跟黄洋父母当面道歉。“当时律师说,你有多少钱给别人,你去干吗?人家打你,你都不能还手。”林尊耀说,当时他也就没再坚持。

  在一审宣判后,他已意识到儿子确确实实是犯了错,想要道歉的想法变得更加强烈。就在宣判当天的下午,他终于通过林森浩的同学打听到了黄洋父母在上海塘桥的临时住处,接着他就和林尊荣一起前往。

  当天下午约2点钟左右,带着一些礼物来到黄洋家人的暂住酒店时,没能找到对方。就在他们准备往回走时,在酒店门外遇到了黄洋的父母。林尊耀称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为“黄兄”:“孩子错了,我们是来道歉的。”面对林家人的出现,黄国强也较意外,不愿意更多地与对方接触,最终黄父带着妻子回到了酒店里面的吧台。

  据林尊荣回忆,当时酒店吧台的门被反锁,一位服务员打开后,他们才得以再一次进去面对黄洋的家人。“当时我们只是一直道歉,就是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谅解。”但黄母的情绪有点激动,一直在痛哭,最后黄父拿起了手机拨打了110。

  “道歉虽然是迟到了,但我是真心来道歉赔罪的。”林尊耀说,黄父听不进去,也有些反感,最后他第二次拿起手机,再次拨打了110报警。见此情景,林尊荣只好将哥哥劝离,仅将带来的礼物留在了柜台上面。就在他们走出酒店没多远,就看到了警车已赶到酒店。

  随后还有两次,林尊耀专程赶到了黄洋的老家,想再次当面向黄家人道歉,当时他还带着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3万多元钱。第一次他通过当地的媒体记者带路找到黄家的,但当时家中没人。

  此后两次,林尊耀只能前往黄洋的墓地祭扫。“在他的墓地,我看到了黄洋的照片,我眼泪也流下来了。同样作为父母,我的内心也是……怎么表达……我就是,哎……我口语表述很差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反正,内心是抱着很有诚意的心态到那边去。”林尊耀说。

  如果能再次见到黄国强,林尊耀想说:“孩子错了,我太对不起他一家了,就是这些,跟他道歉赔罪。”

  作为当事的另一方,黄洋的父母和姨妈也于12月6日晚上赶到了上海。黄洋的父亲黄国强说,最近的舆论把他写成一个没有感情、铁石心肠的人,实际上不是这样的。他说,林家的道歉缺少诚意,林森浩方面前几天散布出来的那封道歉信,依然把黄洋的死说成是他的一个玩笑,看不出道歉的诚恳姿态。

  一个家庭失去了儿子,能否给另一个家庭一个机会?黄国强说,目前两家和解的基础不存在。

  12月6日晚上,枫林路上一家餐馆内,黄国强在靠墙的座位上坐下,他的妻子杨国华坐在身边。

  黄国强说,黄洋抢救的那半个月,他们一直在枫林路这一带活动,也是在这家餐馆吃饭。所以,一到这个环境,黄洋的母亲就受不了。接待他们的是黄洋生前的同学。两位老人在饭桌上努力挤出一些笑容。这一晚,正好是杨国华60岁的生日,黄洋的同学拎来一只蛋糕。杨国华举起刀切向蛋糕的一刹那,两颗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下来。她丢下刀叉,趴到餐桌上,泣不成声。

  “看见你们,我就想起我的儿。如果我的儿在,今晚一起给我过生日,他不知道有多高兴!”

  稍微平静下来,杨国华告诉晨报记者,黄洋走后,她的生活失去了主心骨。“我觉得我可以活,也可以不活。”她说,经常在夜晚梦见儿子。“他总是喊一声妈,我一回身,儿子就不见了。有一次,儿子在梦中跟我说,妈,我死得好冤!”

  面对当前铺天盖地的报道,黄国强表示自己压力很大。“他们说我拒绝林家道歉,有意不见人家,还打电话报警。可是,写这些话的人知道其中原委吗?”黄国强和杨国华回忆了三次道歉的经过。

  记者了解到,第一次,是在一审判决之后。林森浩的父亲和其他亲属找到黄国强住的宾馆。杨国华告诉记者:“我跟他说,我的儿子不在了,我一看见你们,就会想起我的儿子。你们走吧!现在不是说这个事的时候。开始林森浩的父亲就是不走。”黄国强说,在这样一个情景下,他先是打电话找黄洋的同学,然后再打110报警。“我们实在被纠缠得受不了,才报警的。你要道歉,是不是要找个适当的时机,是不是要找个适当的环境?你带着一帮子记者,握个手他们也要冲上来拍照,你说这叫道歉吗?”

  至于林森浩的父亲到四川荣县去登门道歉,黄国强说,他是事后才知道的。黄洋的姨妈也向记者证实,因为一审判决之后,老家那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,黄洋的父母一出门,总会遇到一些熟人,哪怕是安慰,也会让他们难过一阵子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到亲戚家中去住了一阵子。黄国强说,林家至今还在说,林森浩的投毒动机仅仅是一个玩笑,这个说法太伤人了。没有足够的诚意,我不知道我们见面谈什么?如果仅仅是说一声“对不起”,他们已经在媒体上说了很多次。

  最近,www.045989.com一封林森浩在狱中写给黄洋父母的道歉信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。黄国强说,这封信他是不能接受的:首先打印件不能确认是否是林森浩亲笔写的。此外,“林森浩在信中对自己的犯罪动机还坚持说是开玩笑,请问一个人的生命,是可以用来开玩笑的吗?”

  首先,林森浩下毒剂量太大,毒药也是最毒的。黄国强说,这一点说明林森浩对他儿子痛下杀手,太凶残,不可饶恕。

  其次,在抢救过程中,林森浩没有及时说出真相,延误了抢救的时机。“他是眼看着我儿子死去,这一点我没法接受。我跟他也相处了好多天,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也多次碰到他,他完全有机会跟我说出真相。可是他没有,还经常向我打听黄洋的病情。”

  至于第三点不可饶恕的原因,黄国强说,他已经讲了很多,就是所有“道歉秀”都上演在一审判决之后,看不见诚意。他们至今还在说,杀人动机是愚人节的一个“玩笑”,这是不可接受的!

  黄国强说,虽然儿子离开已经一年多了,但是,每当想起儿子在中山医院抢救时的情景,他们都悲痛欲绝。黄国强回忆说,那时候他们每天三四点钟就醒了,然后就天亮。五点钟就往医院跑,看化验单。黄洋的血小板总是上不来,肝功能不好,肝脏移植没法做。我们8点钟就在医院走廊里坐,坐到11点,去吃点午饭,回来继续坐在那里,就等下午3点钟的探视。黄国强说,这样的痛苦,一直持续了半个月,等来的却是孩子的不治!“请那些现在要求我原谅的人,能不能体会一下?”

  复旦投毒案明日二审 被告父亲称只好到墓前敬香2014.12.07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开奖结果| 三中三公式规律网| 开奖现场| 正版苹苹果报彩图图库| 红姐图库大全 红姐心水论坛| 土豪哥杀肖高手统计| 678图库| 黄大仙二四六精准资料| 李天师平特一肖王中王| 藏宝图高手心水论坛|